❤微博ID:九霄_读书不刻苦不如卖红薯
❤木头人萌新补剧中
❤️头像来自我亲爱滴老坨
❤{霹雳布袋戏}
CP:罗黄/漠御/龙剑
❤️BG看情况吃吃,什么都不会,偶尔码点小破文

这星期开始降温以后,感觉自己就变得特别容易困,好久没在电车上睡成那样了……大概是冬眠期到了吧∠( ᐛ 」∠)_

 

【罗黄/漠御】我大概找了个新出土的远古男友(22)

写在前面:漠御主场,疯狂撮合!


58🐙

御不凡记忆力很好,除了自己的课业还能记得非常多似乎无用的东西,比如妹妹玉秋风有什么忌口、比如每一个朋友的生日、自家老爹每辆车的车牌号码,甚至自动生成的无序密码。

但有一件事他永远也记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漠刀绝尘。

意识到自己喜欢男的、和喜欢的对象就是漠刀绝尘这两件事几乎是不分前后同时发生的。所以御不凡经常怀疑自己不是同性恋,而是漠刀绝尘性恋。说起来也奇怪,一般电视剧里青梅竹马的发展难道不是一辈子的兄弟或者为某一个天降少女大打出手从此相忘江湖吗?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就直接发生了友情到爱情的跨步?

某一天晚上御不凡梦见了没穿上衣...

 

【千聆】关于千叶传奇和关山聆月的13个片段

CP:千叶传奇/关山聆月

【写在前面】

这是送给二狗子的生日贺文,CP本来钦点的是佛剑x二狗,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被我无情拒绝了。

这篇千聆是基于《我大概找了个刚出土的远古男友》的架空背景,不过跟那边主线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第一次写千聆,如果ooc求麦打我屁屁。(打不着略略略)

🎂最后祝二狗子在奔三的路上一路平坦!心想事成!家庭美满!生日快乐🎂


-正文-


1

关山聆月第一次见到千叶传奇,是在5年前的一场新人教工介绍会上。

那时候的她在A大已经任教很久了。她们这一族的寿命很长,所以即使年纪不轻也看上去水水的。A大有很多像这样年龄成谜的讲师、教授,毕竟年纪不大根...

 

【罗黄】我大概找了个新出土的远古男友(21)

55

这件事罗喉还真是无辜的,黄泉看他那个“啊?你在说什么”的小眼神就知道了,估计又是哪个损友——比如隔壁那个可疑的经营学教授——太八卦,把他俩的事给捅出去了。

再一想也不对啊,他俩这才确定关系多久,就搞得好像人尽皆知的样子。于是好奇心爆棚的黄泉让罗喉去试探试探到底是谁在八卦,以及有多少人知道他们在交往。

这事吧还是黄泉没考虑太多,根本忘了罗喉和“试探”这个词根本不搭边,向来有话直说;也没想到他一听自家小男友似乎比较在意这个事情,转头就抓着枫岫直接问:你是不是跟谁说了我和黄泉在交往?

枫岫:什么?你和黄泉在交往??

罗喉嘴上没答,眼神就是你再装一个试试?

枫岫大呼冤枉,说自己就是和...

 

脑洞

昨天洗澡脑洞大开,就想着罗黄如果ABO要怎么写

老罗肯定是A了。这个没什么好说的(


再就是月族三兄弟

老大是个很传统的A

老三是个很传统的B

怎么说黄泉都应该是个O,比较平衡嘛,结果青春期一发育去医院检查,发现是个B。还是个比A还A的B。

大哥银血就慌了,说这样不行啊,这么能扛能打的B,让我们家传统B三弟怎么办,太没面子了。

为了保住普通B们的面子,黄泉被告知假的检测结果:他是个A,绝对的钢铁老A。

本人还挺高兴。

于是黄泉,一个装A的B。和罗喉,一个传统的A大佬开始谈恋爱。

当然遭到了外界反对:你们怎么能搞同性恋呢?

两个当事人倒是无所谓,怕你们啊,有意见打一架。...

 

【罗黄】我大概找了个新出土的远古男友(20)

51

“碰”地一声沉闷的关门声把黄泉从梦中叫醒。他再睁开眼已经是晚上,也许是罗喉给的定神药起了作用,脑袋也没有之前那么昏沉沉了。下床时黄泉两只脚丫子在地板上摸索了一下,碰到一双不是他的拖鞋,没怎么在意就穿上了。

房间里一直没开灯昏昏暗暗,打开房门时,客厅的光线一下照进来,害得他微微皱眉。

“啊,醒啦?”正在收拾碗筷的御不凡有点意外,“我们才吃完饭,绝尘刚刚回去家里拿点东西。你一天没吃吧?要不叫个外卖?”

“嗯。”黄泉摸进洗手间刷了个牙,刷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不管不顾地冲出来,满嘴泡沫:

“靠,我想起来了,那三个混账昨天给我下药!”

“罗老师跟我们说了,你先冷静一下。”擦干手上的水,...

 

【罗黄】我大概找了个新出土的远古男友(19)

(小声:虽然很不要脸地打了漠御tag但其实并没有太多漠御。)


48🐙

感觉自己还没睡多久的御不凡被一阵门铃声吵醒,他叹了口气,很自觉地要爬出被子开门,结果被一只手塞回被窝里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和漠刀挤在一张床上,霎时不敢乱动了。

先心动的人总是输家,御不凡早就理解了这句话:他每次面对漠刀绝尘自然流露的温柔总是心里手忙脚乱,面上风轻云淡,早就没了当初还把对方当普通朋友时那种从容。

漠刀窸窸窣窣从被子里爬出去,下床以后还不忘回头把被子重新掖好。入冬以后天气转冷,漠刀心道不凡虽然从小身体都比较健康,小病没有,然而一旦感冒就不会简单转好。

门铃又响了一声,漠刀才离开房间,走到客厅把门打开...

 

【罗黄】我大概找了个新出土的远古男友(18)

45

枫岫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老远看到罗喉已经从自己原本的座位上挪到了半环形座椅的边缘——不用站起身就可以瞥见两个空桌子之外的那个包间的位置,简直憋不住要笑。老树开花原来是这么有趣味的事情,他是头一次知道。于是他也不着急回到自己那桌,反而就在吧台边坐了下来,扭头观察罗喉有点笨拙地在边喝茶边望着黄泉那桌的样子。

“啊!爱情。”

吧台里面在擦高脚玻璃杯的侍应也跟他一起看着那个方向,发出一声感慨。

枫岫觉得这调侃声有点耳熟,抬头就见他的另一位多年好友——极道先生尚风悦居然站在吧台里,穿着一身白衬衫黑马甲和小围裙充当服务员。

“好友也被拂樱拉来充人手?”枫岫突然感到一阵魔幻。

“世道艰险,...

 

【罗黄】我大概找了个新出土的远古男友(17)

42

枫岫主人把照片带到罗喉办公室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他就算只是外聘但好歹也算半个教授,每天都很忙的,绝对不是因为太宅了不想出门才拖到现在。

枫岫推门进去,就看罗喉伏在办公桌前,带着他那副万年不变的金丝边老花眼镜在看什么,他走近的时候都没抬头看一眼。

“罗老师,连一杯茶也不请我喝吗?”枫岫熟练地找沙发坐下,左右看看,除了书架上多出的一排书和学报,这地方基本几年来都没什么变化。

“茶叶在你右边架子上,自己泡。”罗喉淡淡说,“杯子在茶叶边上。”

“耶,这算什么新潮的待客之道吗?”嘴上这么说,枫岫还是起身自己动起手来,顺便也帮罗喉泡了一杯递到他手边,“这么专心看什么呢?”

“学生的作业...

 

【罗黄】我大概找了个新出土的远古男友(16)

39

罗喉在接了这一年哲院大三的课以后,逐渐变得忙碌起来了。

A大的原则是终身合同的教授五年课一年休,而罗喉从年纪上来说应该已经要被划分到退休返聘的范围,原则上返聘教师没有硬性规定需要提出研究成果,只要接少量课程就可以。但是罗喉是一个特殊情况,他永远都闲不下来,每年还是规律发论文,荣誉教授的头衔永远被他占着一个位置。

负责人事资金的老师们又喜又愁,按规定是不应该再给罗喉拨固定研究经费,只能走特殊渠道。但罗老师不申请,又说什么都不要,就给他个办公室就好,搞得像A大拨不出钱养老教授,程序上没问题但是良心上过不去。

A大校长也是个神人,脾气比较躁,说我们是私立学校,老师在研究在工作就得拨钱,...

 

© 冰箱里有速冻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